11月9日,在北京市北三環一個被教育機構占據半壁江山的商場里,背著書包、帶著孩子的家長埋頭走路,身邊的孩子有的蹦蹦跳跳,有的規規矩矩。“平時的晚上,周末全天,這里全是來上課的孩子,你看旁邊的肯德基排隊都到門口了。”商場門口的保安對記者講道。

在一家教育機構的小學一年級語文培訓課堂上,前兩排的孩子和后兩排的家長都專注地聽著課,家長時不時用手機對著板書拍照,鮮有進出或說話的雜音。課間,家長們彼此分享育兒經:“我們報課不算多的,就數學、語文、英語、圍棋和游泳。”“我家鄰居給他上小學二年級的兒子每周報了8個補習班。”大家都唏噓不已。一個因為課上古詩沒背下來的孩子正在被他的爸爸訓斥,爸爸緊鎖著眉頭,兒子一臉茫然,顯然心不在焉。

10月末11月初是某知名教育機構老生續報、新生報名的日子,這幾天家長們圍繞報名的話題也多起來,誰家孩子考上了創新班?哪個老師的課最難搶?這些都是家長熱議的話題。

一位從北四環外帶著孩子來上課的家長對記者說:“我家門口也有培訓班,但是學習氛圍和這里比差遠了,反正都是花精力和金錢來上課,寧可路上遠一點,也想讓孩子上一個好老師的課。”她這么一說,周圍家長紛紛點頭。記者了解到,幾個孩子都是大老遠跑來上課。

近年來,隨著教育部有關中小學生減負的政策實施落地,北京市教委也出臺了相關政策,例如小學低年級不留家庭作業、期中期末考核多以“樂考”形式進行。可是,望子成龍的家長們壓力有增無減。據了解,有不少低年級的家長認為,孩子沒有養成回家寫作業的習慣,等到四年級以后,學習壓力一下加上來,孩子和家長都適應不了。

焦慮,成為時下家長們的一個熱門話題。一位母親對記者說:“我最近患上了很多母親普遍患上的焦慮癥。我有兩個女兒,今年一個上四年級,一個剛上一年級。為了她們的學習成績,還有課外的興趣,我需要給她們不停地報班學習。我不是在送大女兒補語文數學英語,就是在送二女兒學鋼琴舞蹈和美術。我感覺我的夢想和渴望全都被兩個孩子吞噬了。我對現在單調而麻木的生活有些失望,但是不敢輕易改變。”

這位母親說出了許多家長的心聲。為了孩子,不計成本、不辭辛苦的家長們大有人在。近幾年,“雞娃”成為大城市家長們流行的一種教育方式,意為給孩子“打雞血”。這種不斷給孩子安排學習和活動以及課外班、興趣班,不停讓孩子去拼搏的行為被家長們喊作“雞娃”。對此,有專家講道,父母對孩子有期望,有利于孩子取得更好的成績。但是,前提是期望不能超越孩子的能力,不能因為父母的愿望是“希望孩子好”就可以上不封頂。

如今,從教育部到地方教育部門都在強調減負,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規范學校辦學行為、嚴格校外培訓機構管理、強化政府管理監督。除此之外,家庭的作用不容忽視。這正如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研究所所長劉秀英所言,“中小學生學業負擔過重的治理多年來幾經波折,反反復復久治不愈,說明這個問題根深蒂固,也警示我們這是一個需要全社會合力出擊才能攻克的難關,家庭責任位列其中。”(作者:周倩)